欢迎您访问夸克 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科技、互联网相关的资讯文章,以及运营学习交流平台!
  • 微信客服:109115827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章 > 文娱

“网瘾少年”的逆袭:19岁高考290分,33岁拍电影狂揽30亿!

鲸奇网2020-10-22
文 | 水镜白龙
9月24日,上海师范大学剧院,85后导演文牧野与60后导演管虎一同现身电影《我和我的祖国》路演现场。面对主持人的采访,文牧野悠悠提到:为了全面了解剧中女飞行员的日常状态,他曾跑去空军基地体验部队生活,回来
文 | 水镜白龙
 

9月24日,上海师范大学剧院,85后导演文牧野与60后导演管虎一同现身电影《我和我的祖国》路演现场。

面对主持人的采访,文牧野悠悠提到:为了全面了解剧中女飞行员的日常状态,他曾跑去空军基地体验部队生活,回来后,就在心中敲定了宋佳作为女主角,因为她“自带一种天然的飒气”。

“用现在同学们的话来说,就是‘攻气十足’对不对?”主持人问。

“那应该叫A吧。”文牧野忽然笑答。

俏皮的网络语与他看似严肃的外表形成了诙谐对比,一下子逗乐了现场近千位00后。

这场路演不仅使学生们与这部主旋律电影产生了进一步共鸣,也为文牧野迅速收割了一波粉丝。

原来在那张“老干部”般的冰山脸之下,藏着的是个有趣的网瘾少年。

但他绝不仅仅是个幽默逗趣的“二次元”青年。

自从通过影片《我不是药神》被广为人知以来,文牧野以自己“‘社会性、灵魂性与娱乐性’三性合一”的独特导演理论得到了愈发广泛的社会认可;

在这次为新中国70周年华诞献礼的影片《我和我的祖国》中,他更是作为7位导演中最年轻的一位,执导了压轴部分——《护航》的故事。

外表的沧桑感姑且不论,凭借着年轻的劲头与过硬的导演能力,文牧野已经逐渐成为了中国新生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



1/

1985年2月,文牧野出生于吉林长春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爷爷和外公都是某知名大学的教授,提笔就能赋诗一曲。

几经推敲,他们给孙儿起了“文牧野”这样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希望这个从小受到文墨浸染的娃儿将来能够“将文化放牧到远方的原野”。

然而小牧野却没有按照他们既定的剧本“文艺”成长。

直到大学以前,他的日常生活都被各种漫画、娱乐与课外书占据,一天到晚顶着头黄毛吊儿郎当,功课常年倒数第一,与“好学生”彻底绝缘。

2004年,高考成绩如期公布,文牧野毫无悬念地得了290分,眼看就要无缘大学。

最后关头,作为音乐教师的父亲火急火燎地打听到了有两个“三本二级学院”可以去,其中一个的专业是“教育技术”,另一个是“广播电视编导”。

“教育技术”是不太可能了,文牧野思前想后,觉得平时爱好看电影的自己和“广播电视编导”似乎还能沾上点边,于是就选择了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的这个专业。

进入了大学的文牧野依然维持着以往得过且过的生活作风,直到大一期末的作业被布置下来——每个人都要拍摄一部短片,没有任何主题要求。

文牧野从朋友处借来了一台破DV,拍了一部叫做《跑》的作品。这是一个关于一群街头青年的故事。

之所以选择这个题材,是因为它的拍摄成本几乎为零。

令文牧野意外的是,《跑》中运用的蒙太奇剪辑手法为他赢得了老师的青睐。

当着全年级140多人的面,他的作品被赞扬为很有天赋——这是他自从上学以来得到的第一次表扬。

他开始想要当一个导演了。

自那以后,他广泛涉猎国内外经典电影,每周至少5、6部的摄入;

遇到格外喜欢的,比如《黑客帝国》,他能够翻来覆去的看上6、7遍。

他还喜欢看漫画,因为“漫画不就是电影分镜嘛”;

就连热播韩剧也在他的涉猎范畴之内——《来自星星的你》播出时,他是同学中独一个追剧的人。

“少女心”被同学发现,他羞于承认,还作出一副振振有词之势:

“我认为一个真正做艺术的人是应该在老百姓中间,围着篝火,和大家一起玩的。”

为了转成“正规军”,他于大学毕业后花了整整三年时间考研,终于以高出英语要求一分的成绩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师从田壮壮。

“我从没怀疑过自己会考不上,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进入北影后,文牧野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和田老爷子一起在工作室里喝茶、聊闲天。

这让他渐渐意识到,拍电影不仅仅是一种艺术技巧,更重要的,是一种判断和思维的学问。

他开始关注现实社会,尤其是热点新闻,因为“真实的生活才是艺术养分的真正来源。”

于是,当其他同学都忙着外出找剧组、揽活的时候,文牧野不声不响,埋头拍摄了9个现实主义题材的短片:

《石头》讲述了一个乡镇青年入城务工的故事,以它患了尿毒症的狗来传达出主人公的思乡与不适之情;
 
《金兰桂芹》讲述了两个东北老太太出门交电费的故事,影片的语言虽然诙谐幽默,却于细微间反应了空巢老人的生活境地;
 
《斗争》展现了一个维族小伙与其父亲的信仰矛盾,通过其背后的纹身表达出主人公对命运与现实的抗争与妥协;
 
《安魂曲》则记叙了一名身无分文的小镇工人,为了给女儿筹集医疗费,他不得不“售卖”亡妻遗体去促成阴婚……

他的短片大多以真实事件为原型,主人公常常是徘徊在温饱线上的小人物。

通过刻画这些小人物在面对生活时的挣扎与无奈,他于无形间激起了人们对一些社会问题的深度思考。

“我不想拍那种单纯的娱乐片,让观众们哭过笑过就算了。如果拍的东西能对社会有一些帮助,那可就太好了。”

只是那时年仅25岁的文牧野还不曾想过,8年以后,他作为导演拍摄的第一部院线电影,就获得了促进医疗法案修改的逆天影响力。

2/

每拍完一部短片,文牧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搜索各种短片比赛的信息。

不管是学生DV大赛、青年电影展还是微电影短片大赏,他统统要报名一遍,前后投稿过的比赛共有不下50个。

“你投的这都是些什么比赛呀?听都没听说过。”同学们时常对此不以为然。

可文牧野却依然坚持己见:

“能被别人看到自己片子的机会,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时的文牧野还不知道,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作品还真就被一位导演给看上了。

那几年里,同是新导演计划出身的宁浩正在筹划“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想要切实地为年轻导演们做点什么。

在观看了大量的学生短片之后,他通过朋友联系上了《安魂曲》与《斗争》的作者文牧野,两人一起吃了一顿火锅。

平头、黑框眼镜,没有任何图案和装饰的纯黑衣裤,文牧野当天的装扮朴实得一如往常;

然而,就是这位看似普通理科男的大学生,淡定自若的说出了“想要用中国本土故事输出中国式价值观”的未来理想,让宁浩从心底里认可了这个人。

他决定作为监制参与文牧野执导的长片处女作《我不是药神》。

在宁浩的牵线下,徐峥也以主演和监制的身份加入了《我不是药神》的拍摄剧组。

肩负着“两弹一新”的巨大压力,文牧野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剧本修改工作。

“在这期间,宁浩不会干涉的我的创作思维,却会像一面镜子一样让我看到自己的剧本大概是什么样子。
 
“他不会告诉我够不够、是否还需要修改,却会让我更清晰地认识自己。”

等到电影进入到拍摄阶段,文牧野就像一枚陀螺一样周旋在剧组各方;

虽然每一个镜头、每一个过场都早已被他烂熟于心,可他依然要学习如何与各方人员协调,让不同性格、不同职位的人们拧成一股劲儿,协力帮助他将脑海中的效果付诸荧幕。

这让他进一步认识到:导演其实是个负责人员统筹的管理工作者。

很多青年导演之所以难以在自己拍摄第一、二部电影时就崭露头角,原因便在于低估了与各方人员实现有效沟通的重要性:

灯光差一点、台词差一点,积累得多了,最终使得电影呈现出的效果大打折扣。

而文牧野对这一点格外上心——

对技术人员,他细致入微地描述着自己的构思、需求:

“我想要这样、这样的效果,您看看能不能实现,如果不能,最多能实现成什么样,可以怎样调整?”

对演员,他更是不遗余力地阐释着表现要点:

“这里的前半句可以慢一点,后半句快一点,这个地方你要说得‘糊’一点,这里的语调不用那么明显……”

对剧组,他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

“特别好,特别好,各位老师,刚才那条我们拍的特别好,要不我们再保一条?”

——再保一条,也许就能离完美更进一步。他的最高记录,是为一次简单的过场戏重保了30多遍,他也因此在剧组得了“文保保”的可爱昵称。

他精准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天生该做导演的人”是徐峥对他的评价。

经过为期一年多的拍摄与剪辑,《我不是药神》于2018年7月5日正式上映。

上映第一天,电影的票房便突破了3亿。

两个月后,豆瓣9分加上票房30亿的不凡成绩让文牧野一跃成为了中国最受瞩目的青年导演。电影带来的逆天口碑与巨大的社会话题度使人们对这位年仅33岁的新人刮目相看。

也许是由于母亲是僧人的缘故,面对扑面而来的鲜花与掌声,自小听着讲经长大的文牧野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清醒与淡然:

“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是因为题材选择,它在中国目前的电影市场中太稀缺了。”
 
“这个题材虽然沉重,但是能量很大:生、老、病、死这4个最能与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的元素中,它占了三个。”
 
“虽然反响很大,但我并不太寄期望于一个电影能改变、推动什么。”

然而事实随后证明,电影所能做的远远比他预想的更多:

就在《我不是药神》播出后一个月,国家医保局宣布将17种抗癌药品纳入医保;

次年8月,经过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又宣布不再将进口国内未批的境外合法新药按假药论处。

他真的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变、推动了什么。

3/

《我不是药神》过后,凭借着新生代独有的锐利视角,以及专业的导演素养,文牧野很快从一众青年导演中脱颖而出;

作为80后的导演代表,他成为了“中国电影梦之队”中的一员,参与到了献礼影片《我和我的祖国》的制作中。

《我和我的祖国》聚焦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令人振奋的7个历史瞬间,展现了普通人与伟大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光辉历程。

在由文牧野负责执导的故事《护航》中,中国现代女飞行员“巾帼不让须眉,瞰九天以卫疆土”的飒爽英姿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再现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故事,文牧野选择了一位“备飞”女飞行员的独特视角,通过她在肩负重任背后的默默坚守与无悔付出,展现了当代年轻人的爱国精神。

在文牧野看来,这一代的年轻人是与生俱有时代自信的一代。在他们眼中,我们的祖国生来就已强大,而不再是依托反抗而体现的强大。

“电影跟观众最紧密的共鸣,不来自于品味、批判精神甚至价值观。只有巨大的情感共鸣,这个电影才能真正抵达人们的心灵深处。”

他之所以选择了以“护航”为故事主题,就是希望能够通过一个女飞行员在和平年代所做出的牺牲,表达出这一代年轻人对爱国主义的理解:

“所谓的‘护航精神’,我认为共有四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从群体出发——我拍了一个什么群体呢?我拍了一个为祖国护航的群体。这些飞行员的天职就是为祖国、为我们的人民、为在座的各位护航。
 
“第二个维度是从个体出发。我拍的这个人——宋佳饰演的吕潇然,她是备飞;她的天职就是为她的队友护航,是一个为护航者护航的人。
 
“至于第三个维度,大家肯定感受到了:从小到大,我们一直都是在祖国的护航下长大的。那么其实在我们长大后、有能力的时候,也需要去为祖国护航。
 
 “第四个维度就是,作为电影人,我们7位导演也好,我们所有主创也好,拍这个电影就是用电影人的能力,为祖国护航。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四个维度的护航精神。”

既然已经尽到了自己的全部努力,至于结果如何,文牧野并不看重,反而展现出了自己“佛系”、随缘的一面:

“我只希望观众们在看完这部电影后,能够感觉到自己生长、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是幸福的,就可以了。”

“迷茫”从不曾出现在他的身上,他对自己所求、所想清晰明确。

如今,他已将所有既得的成就抛至脑后,全面投身于下一部作品的创作中去。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未来想要当一个什么样的导演、适合走哪一条路,一如既往。

几天前,在央视新闻的采访现场。

主持人笑称自己的采访绝不会要求他剧透,希望文牧野能放心作答。

文牧野连连点头。

“所以,可否先请文导介绍一下《护航》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主持人问。

“它讲的是‘九三阅兵’背后一个女备飞飞行员的故事。”文牧野老实答。

“‘备飞’飞行员,所以她到最后也没有参与那个阅兵吗?”

“对,对……”

话一出口,文牧野登时醒悟,转头对一旁的宋佳委屈道:

“完了,我剧透了。”

全场哄堂大笑。

既然剧透,索性一透到底,他随即谈起了自己对这个故事的真实理解: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是平凡而伟大的中国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祖国护航。”

作为新一代电影人,文牧野的“护航”之路,才刚刚启程。

 最人物出品

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夸克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的文章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夸克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联系邮箱:109115827@qq.com

相关标签: